:::主要內容區塊

衛武營本事

文摘 | 觀、感、人《機器人歌劇》

文摘 | 觀、感、人《機器人歌劇》

「觀演關係的想像界線的劃分很快受到拆解。音樂結束,機器人由遠方慢慢移向觀眾,沖散人群,觀與演的疆界開始模糊。」表演藝術評論台「 觀、感、人《機器人歌劇》」作者王威智認為「人類肉身不會停止感受,也能被引導、複寫與創造,這點正是本演出最值得玩味的地方。」

《機器人歌劇》在上週衛武營藝術祭連演四場,提供了一個機器人與觀眾互動的平台,機器人在人為控制、感應裝置下追蹤觀眾,也透過程式設定,形成集體機器人彼此行動的模式...

王威智認為:「非人貌的機器人成為揭露觀眾身體性的對話者。無機質的演出不斷加深強度,持續刺激觀者的身體感受,提醒觀眾人其實是感官動物。但機器人的黑色框架與平台裸露出的裝置和排線,以及舞台一側控制台上的工作人員與筆電,在在醒目地標示機器人背後隱藏著系統編程與理性化計算。以此感官與理性的對比為基礎,這場演出利用幾何形狀的機器人深掘了人與非人的界線。機器人透過紅外線追蹤、跟隨觀眾的移動,亦展現了自己的身體性,探索肉身的存有與否與認知人類定義的關連性。」

劇照:機器人歌劇

「只不過,本演出無意追問機器「人」是否為人。事情並不能簡單化約為,機器人展現主動面向身體的移動能力,因而得以披上模擬理性思考的人類外衣。事實上,機器人加上觀眾,雙方的同時存在,才共同反省了當代生命的複雜性。觀眾實際在舞台空間裡感受到的,不單是與機器人相互追逐的趣味感,還有自身被投影在筆電螢幕上,那圓形紅外線影像的詭異經驗。如同節目單上所說:「人們被迫成為展演主體」,機器人成為反映與疏離觀眾自我認知的裝置。

然而使用「被迫」二字,似乎低估了觀者介入演出與調適自我的能動性。面對高約兩公尺機器人的移動軌道,人類本能地會想閃避。不過有些觀眾非但沒有躲開,更迎向前,擋住機器人的去路;更有不少觀眾直接拿起手機,與機器人玩起了自拍。如此發展諧擬了現代科技社會的生存模式,解放與拘束的並存。無所不在的科技形成縝密的監控網絡,卻不見得產生全然被動的主體。人類肉身不會停止感受,也能被引導、複寫與創造,這點正是本演出最值得玩味的地方。《機器人歌劇》精準地提供了觀眾自我即興的空間,雖說宣傳上以機器人作為演出主體的實驗為號召,實際上更多是透過形式,摸索將觀眾(人類)編程的可能性。機器人的演出,也是觀眾的展演。誰才是歌劇名伶,或許亦無關緊要。」

演出現場照:機器人歌劇

完整文章請參閱表演藝術評論台:http://pareviews.ncafroc.org.tw/?p=21971

關閉視窗

親愛的青年卡會員您好,
恭喜您符合會員續期免費續卡資格!

請於前上傳在學證明文件,申請會員免費續期,逾期未上傳申請等同放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