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內容區塊

講座側寫|少女的美夢,淺談芭蕾

衛武營以眾人的藝術中心為宗旨,期許成為臺灣與國際連結的平台。在歡慶衛武營開館週年的期間,特地邀請到黑潮藝術的王澤馨總監及衛武營簡文彬藝術總監,於11日及12日分別以「芭蕾舞的起源歷史」及「斯圖加特芭蕾舞團如何成為經典不朽傳奇」為題,帶領聽眾深入淺出地接觸這流傳百年的世紀經典。

講座側寫|少女的美夢,淺談芭蕾

為舞而舞,想跳而跳,舞蹈沒有界線!

《跳舞ㄚ嬤》體現了舞蹈沒有界線的理念,如果說我們年輕時喜歡跳舞,那麼喜歡跳舞可以是一輩子的事。看著ㄚ嬤們自由自在的舞動著身體,穿梭於偌大的舞台,多采多姿的服裝以及輕重拍分明的舞曲,就像他們在對所有觀者的召喚,跳舞真好!

為舞而舞,想跳而跳,舞蹈沒有界線!

走過半世紀 始終舞力全開的歐洲舞蹈天團—荷蘭舞蹈劇場

看著舞台上極具張力的肢體,搭配極其簡單的帆布,沒有一句話、一個字、一處具象的佈景,但坐在台下的我們都看見浪與岩石的畫面了。

走過半世紀  始終舞力全開的歐洲舞蹈天團—荷蘭舞蹈劇場

關於《毛月亮》

當月光穿透雲層冰晶,折射 22 度角的剎那,月亮周圓泛起一層銀白色的光暈,俗稱「毛月亮」。這奇妙又美麗的天文現象,飄忽又神秘的氣息讓我著迷。我想有一天,我要為它編一支舞。

關於《毛月亮》

馬汀‧薛雷夫 21世紀芭蕾藝術先鋒

來自瑞士的馬汀‧薛雷夫,風格不定與多樣化是她的獨到之處。身兼劇院舞蹈總監的他,在編舞與經營上都秉持三不原則:不墨守成規、不迎合觀眾、不拘泥於形式。2010年,多位歐洲資深舞評家受Tanz舞蹈雜誌之邀票選年度編舞家,薛雷夫因其「不斷尋找與改變創作風格的不妥協態度,被認為是無法估量、不隨波逐流的編舞家」而雀屏中選。

馬汀‧薛雷夫  21世紀芭蕾藝術先鋒

簡文彬眼中的編舞家 馬汀.薛雷夫 與《馬勒第七號》

「馬汀.薛雷夫與林懷民老師,是我遇過音樂直覺感受力最強大的兩位編舞家。」簡文彬說,他們都強調自己看不懂五線譜,但是當他們聽到音樂,就能快速地抓到脈絡和發展,甚至還能預測下一個音是什麼,「簡直是天才!」

簡文彬眼中的編舞家 馬汀.薛雷夫 與《馬勒第七號》

如果生命是一條漫漫長路,這一路上你會與誰相遇?你會如何走下去?

我想黃翊老師將旋轉舞台設計成年輪的樣子, 大概用意也在此, 因為樹木的生長是極其緩慢的, 只有透過去細數樹木的年輪, 才發覺,原來這些樹木已經在你不知不覺間, 漸漸地成長茁壯,變成了一棵大樹,   後來我又看了一次長路的官方預告片, 我看著那個緩緩旋轉的年輪舞台, 看著台上的舞者們, 低頭注視著舞台上那一圈又一圈的年輪,   走在年輪的時間上,你一圈又一圈的跌跌撞撞, 隨著時間的流逝, 是不是也有種歲月正靜靜地在流逝的感傷呢?

如果生命是一條漫漫長路,這一路上你會與誰相遇?你會如何走下去?

首度曝光邁向《長路》之前的點點滴滴

「年輪是時間的象徵,而在時間的長路上,又看到自己的那些影子呢?」 進到劇場裡,隨即印入眼簾的是深灰色旋轉舞台,圓形舞台上有著不規則的花紋,而那樣的紋理就像月球表面般的起伏,投下的燈光讓圓形舞台像月亮有著陰晴圓缺般的意象,而這樣的呈現也傳達出萬物的無常。在時間輪的轉動下,那些悲歡離合的長路似乎也在這個舞台裡傳達給了觀眾。當舞台轉動時,劇場裡亦伴隨著像是落雨般的聲音,就像是在告知時間的流動也是有生命的聲響,只是當圓形舞台的燈光完整亮起時,舞台更宛若枯槁般的樹塊,而旋轉時一圈一圈的轉動就像是樹木的年輪,告訴著觀眾這是一個訴說時間的故事。

首度曝光邁向《長路》之前的點點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