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內容區塊

衛武營本事

走過半世紀 始終舞力全開的歐洲舞蹈天團—荷蘭舞蹈劇場

走過半世紀  始終舞力全開的歐洲舞蹈天團—荷蘭舞蹈劇場

文|林育如
照片版權|Rahi Rezvani

 

「看著舞台上極具張力的肢體,搭配極其簡單的帆布,沒有一句話、一個字、一處具象的佈景,但坐在台下的我們都看見浪與岩石的畫面了。」
 

 這是去年在臺中演出的觀眾感受,這位觀眾對荷蘭舞蹈劇場(Nederlands Dans Theater, NDT)其實沒有什麼了解,不過是聽朋友們特地從臺北跑到臺中去看,他抱持著「沒看過去看看」的心理從高雄跑上去,這一看才知道,為何荷蘭舞蹈劇場如此有魅力!
 

 NDT不僅僅是個舞蹈,更是透過裝置結構與肢體展現戲劇張力,即使是對舞蹈沒有研究的人,都可以透過眼前的景象讀出訊息,其藝術總監保羅.萊福特就曾表示「我們的作品不是單純的舞蹈,它可能和影像有交集,可能是身體的戲劇,而最終是關於如何儘可能地調動和利用劇場空間去表達人的感情。」NDT用情緒、音樂、舞蹈、影像純粹地進行情感溝通,為舞蹈提供更多的可能性,這也是為何NDT稱作荷蘭舞蹈劇場而非舞團。
 

有別於傳統(芭蕾)舞團的編制設有首席,NDT以舞者年齡分為NDT1與NDT2,希望藉由人生不同階段的訓練與身體技巧成熟度,呈現出不同的舞風。值得一提的是,即將於6/21(五)~6/22(六)到衛武營演出的,正是荷蘭舞蹈劇場主力NDT1,其每位舞者在徵選之初,就以展現高超的獨舞技巧聞名,也是舞者身體表現的黃金時期。

《穩若泰山》舞作照《孤單迴響》舞作照

現代舞蹈地圖的首都之一

世界頂級的現代舞團其實十隻手指頭內就可以數完,英國侯非胥.謝克特(Hofesh Shechter Company)現代舞團、德國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美國瑪莎.葛蘭姆現代舞團(Martha Graham)等,而荷蘭非荷蘭舞蹈劇場莫屬,每次甄選是和世界各地幾百位的舞者一同競爭,從學同一套動作到最後過關斬將進入面試,不僅要竭盡所能展現自己,在如此優雅、俐落、線條感和科技感十足的NDT,如何展現舞者獨特的個人色彩,更是要有堅強的自信與充分的個人魅力。一如《週日先驅報》所言「他們是世界上最優秀的舞者,激情與力量交織出炫目景觀」,NDT不僅是舞者們心中的天團,更是各地觀眾萬眾矚目的演出。

 

跨國界、跨領域、跨時代

荷蘭舞蹈劇場對臺灣的民眾來說或許沒有這麼如雷貫耳,但NDT這三個字卻已經是歐洲舞蹈界無法撼動的天團地位,這個極具反叛精神的舞團創立至今已60年,從二戰後的後現代思潮開始,NDT挑戰保守的歐洲舞蹈圈,以狂放不羈、自由奔放、充滿個人特質的實驗精神撼動荷蘭的舞蹈發展,龐克、電音、詩通通可以入舞,並一路從荷蘭向外擴散,風靡歐洲、美洲、亞洲,就像由世界各地頂尖舞者所組成的NDT一樣,這是一個世界性的跨領域現代舞團。
 

NDT的傳奇編舞家季利安曾說「只要你還有話必須透過舞台去訴說,你就有權站在舞台上」。

《孤單迴響》舞作照

若今年只能觀賞一場演出,非NDT莫屬。—紐約時報

NDT從編舞家到舞者都獲獎無數,本次來衛武營演出的三支舞碼,是編舞家蘇爾.萊昂、保羅.萊福特和克莉絲朵.派特的作品,三位編舞家曾得過獎項包含俄羅斯伯努瓦獎、英國愛丁堡藝術節先驅天使獎、英國勞倫斯.奧立佛獎「傑出舞蹈成就」榮譽及荷蘭舞蹈界最高榮譽—荷蘭劇院及音樂廳管理協會頒發的最佳舞蹈製作天鵝獎,但NDT卻幾乎不在他們的簡介上寫出滿滿的得獎經歷,只用征服觀眾的舞蹈魅力。
 

《費加洛報》更曾經盛讚「只要看五分鐘就能確認:這個舞團是舞蹈界的七大奇景之一」,6/21一起來衛武營見證奇景吧!

 《孤單迴響》舞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