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內容區塊

衛武營本事

一窺《EUREKA!2.0 發現衛武營》創意實驗自造所全貌

一窺《EUREKA!2.0 發現衛武營》創意實驗自造所全貌

本文撰稿|貢幼穎 創意實驗自造所四位嚮導之一,同時也是表演團體「原型樂園」負責人 

 

跨領域的創意實驗室 │ 創意實驗自造所側記 │ 公開呈現名單

 

跨領域的創意實驗室

2018年五月,衛武營第一次舉辦以「公共空間展演」為主題的「EUREKA——創意實驗自造所」工作坊,當時參加者有二十餘位臺灣劇場工作者,以及七位國外和臺灣的業師。2020年五月,衛武營開館一年半,第二屆自造所的籌辦因新冠肺炎一度喊停,但隨著臺灣疫情逐漸穩定且控制得宜,此活動得以照常舉行。(註1)

 

(註1. 本屆「EUREKA!2.0——創意實驗自造所」與PQ布拉格設計四年展合作,原本規劃歐洲藝術家來臺與本地創作者共同參與工作坊,然因新冠肺炎的防疫措施及各國旅遊警示,外籍藝術家們無法成行,活動一度暫停。衛武營遵照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各項防疫指示,並完成所需之風險評估後,決定可為臺灣本地的創作者們,重啟辦理今年的EUREKA相關活動。)

  

創意實驗自造所側記 

今年共有三十二位創作者參加,來自臺灣北中南東,涵括音樂、戲劇、舞蹈、馬戲、設計、影像、聲音、繪畫等背景,絕大多數擁有劇場實務經驗,約一半參加過2018年的工作坊。衛武營團隊策劃整體活動架構,全程提供令人有幸福感的行政及技術支援,邀請包括我在內共四位外師擔任「嚮導」,以各自的角度帶領實作活動。

 

工作坊第一天上午,副總監郭遠仙替所有人導覽場館內外,時不忘以簡單手法展現廳內細緻的聲學工程設計。下午,兩位高雄長大的藝文工作者:日青創藝負責人洪榆橙,以及本次學員之一南熠樂集團長林喚玲,帶領所有人走進衛武營所在地鳳山區,探訪原日本海軍無線電信所、黃埔新村、大東文化藝術中心,以及城隍廟和公有零售市場一帶,讓學員初步認識鳳山的文史脈絡、常民生活,希望接下來幾天閉門工作時,依然記得比鄰而居的城市真實脈動。

 

第一天的上萬步行程後,接下來兩日工作坊內容由四位嚮導安排。我在第二天早上先發,分享了我在「原型樂園」策展製作或發想概念的幾個公共空間展演計畫。由於這幾個計畫的前提是「與非藝術背景人合作」,無論其為觀眾或協作者,因此我在工作坊的實作練習中,請大家先和身旁的陌生成員分享和其他陌生人互動的經驗,再以涵構三種以上「人」的鳳山或旅館至衛武營沿線空間,作為分組依據,討論哪些事物連結了不同的人,嘗試繪製出可供他人再訪該空間時使用的地圖。

 

短短十數分鐘的討論,有的組別選定鳳山城隍廟和市場一帶,以「願望清單」連結彼此;有的組別設定以覓食小狗作為地圖的使用者。大家牛刀小試,已展現了創意交織的有趣成果。

 

另一位嚮導交通大學建築所的助理教授凌天,邀請東海大學建築系的講師李舲,共同擔任下午「空間自造」時段的規劃帶領人。凌天先藉之前策展的展覽作品,以及去年在臺中國家歌劇院公共空間的影像裝置,展示都市量繪的解構和重新建構。接下來他請學員們用手機,即興拍出十秒鐘與一分鐘的影像接龍。兩位帶領人選定衛武營內外四個地點,在牆面或物件上投影事前拍好的一分鐘高雄市景,各組學員觀看投影後,一起拍攝新的一分鐘作為回應,拍完在原地點投影出來後,前進至下一地點,相同流程再來一次。凌天設定的規則是:每次新拍攝的一分鐘畫面中,必須包括引發回應的上一分鐘投影。

 

這個一層層後設的影像傳遞作業,讓靜態的風景產生有趣的融合和變形。而各組成員接招拍攝出來的影片小品,幾乎都從毫無情緒的原始影像,發展出有情節感的畫面敘事,甚至人的身體成為新的媒介。凌天表示這也是他在建築系學生身上很少看到的演繹方式。

 

第三天上午的嚮導是戲劇構作暨策展人周伶芝。她以「時間驛站的敘事」為切入主題,帶大家探討不同文化脈絡裡,人們感知時間和空間的方式、創造相遇的方式。伶芝以班雅明的「漫遊者」概念,介紹了幾個曾在臺灣日常空間發生過的遊走式表演。《路上觀察學》書裡日本七〇年代藝術家以半戲謔意味取名為「湯馬森」的無用之物,也讓許多學員興味十足,成為未來兩天呈現的想法起點。

 

分組練習時,伶芝請大家想像一個虛擬或真實事件重新剪接了衛武營的樣貌和意義,再將身體感置入詮釋這個空間,設計一張新的衛武營圖。幾組不約而同畫出帶「穿越」色彩的未來地圖;也有組別從時間尺度想像一個小孩從衛武營拍板興建到完工,已長大成人,因此設計了抽象的小行旅之圖,像時鐘般轉動海報紙,象徵從任一刻度都可進入的路徑。

 

下午時段的嚮導是「軟硬倍事」共同藝術總監陳彥斌Fangas Nayaw。彥斌將自己從小在阿美族部落長大的各種日常經驗,轉化成一套方法,引導學員經歷分家、領域劃分、階級晉升,回到藝術框架下體驗「活著都會被看」的「生活展演」;是非常獨特的個人化方法論。分組的學員們依實際年齡分為malitengay/ isfiay長者和pakarongay青年,青年傳承耆老的口述,在衛武營畫出家的疆界,並向耆老獻上娛樂活動。大家在這個名為「共同繼承」的時段,共創生活祭儀。

 

學員們腦力激盪中快速挪用從各閱聽媒體接收過的文化意象和符碼,認真起來,倒也言之鑿鑿、渾然天成;例如歌劇院一樓前廳的九根大柱子是九株神木,三樓的施工區成了傳統領地居民抗爭的財團工程,而彩色筆一根根接起「如彩虹般的夢幻之橋」,組員還得綁上小辮子以示同一家族等等。大家迅速將自己代入因地制宜的遊戲裡,熱烈的程度或許是因為這些祭儀與自己的經驗只有一線之隔,或是已經疊合。

 

前三天就在各種好玩的活動裡充實度過。接下來的一天半,工作坊成員們配對找組,發想展演企劃,準備十分鐘的呈現;十分鐘的形式可以是口述簡報,也可實際試作。

 

週五下午兩點,工作坊成員加上館方人員、聞訊而至的觀眾,一行大約五、六十人在音樂廳地面層入口集結,開始本次工作坊的呈現。

 

第一組以口頭講解,呈現他們的「任你行一卡通」企劃:創作者選定一民眾,提供他一張前後台門禁卡;限定的30分鐘內,卡的持有者可以自由在衛武營空間裡遊蕩,唯一的義務是結束後撰寫日誌。這個概念來自該組成員跟偌大場館的接觸經驗,包括工作坊期間我們因身上的識別證得以暢行無阻,也包括藝術家身份在公共空間享有特權,對創作到底是助力還是阻力的種種討論。

 

創作者建議這個計畫持續至少三個月,偕同場館在滾動式協商討論過程中,共同探索權力、界限等議題。組員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和核心概念息息相關的執行機制,包括誰可以拿到卡,遊走的經驗如何在離開後持續發酵,個人的參與如何形成集體的話語等,這些是與遊走當下同樣重要的作品內容。

 

第二組的呈現名為《衛武山海經》。觀眾分為兩組,一組蒙上眼睛,被帶領從歌劇院一樓走上三樓前廳平台,沿途有表演者在耳邊低語開館以來的名不見經傳傳說。到了三樓平台後,又聽到另一名表演者的聲音,說似曾相識的另一版本故事。此時另一組觀眾被隔開在平台的玻璃門外,觀看蒙眼觀眾聆聽故事的模樣。

 

《衛武山海經》利用玻璃門的隔音效果,讓外面的觀眾只能等開門後,上前詢問另一方觀眾聽到了什麼。而後,在離開的途中,觀眾發現場館角落多了些和傳說若有似無關的小物;這十個有植物身體的眾神小妖,經由口耳相傳,在本次觀眾的記憶中找到了立足之地。第二組成員想藉由聽覺與心智的交互活動,辯證「存在」和「證明」之間曖昧的關係。

 

第三組《set武營free》,選擇了一個人人都有權進入,也都需要進入的地方——公廁。這個發想來自成員對衛武營民眾行為的觀察。大多數在公共桌椅區K書的高中生,或是來公園散步的民眾,對衛武營的公廁或去公廁的動線,已非常熟悉。這一組創作者在討論時發想了許多可設置在廁所裡的互動遊戲,例如關上隔間門後,眼前出現旗津落日的影像,或是按下沖水鈕後,空間釋放出海港的油漬氣味,或是響起沖水交響曲;好像啟動了五感的任意門。

 

該組簡單製作道具,拍了一段模擬影片。呈現時在廁所外播放影片,並向觀眾解說他們想在這個兼具私密與公開雙重性格的空間裡,利用30至40秒(該組實測女生上廁所時間),為自己或彼時同處一廁的陌生人們,創造幽默的互動機會。

 

第四組《Walking Talking》的發想也來自一個30秒鐘的介入——這次是電梯。觀眾從戲劇院地面層通往三樓的入口出發,在此分流選擇坐升降梯或手扶梯上三樓。升降梯的角落和手扶梯的中段,各黏了一支walkie-talkie對講機。觀眾坐電梯時,突然聽到對講機傳出一個年輕的聲音請教「宇文哥」關於人生或做劇場的各種疑問,而後一個成熟年長的聲音,則以「年輕人」為開頭,簡單回覆發問的劇場同袍。

 

觀眾到了三樓後,看見兩個黑衣人身處兩地拿著walkie機說話。聽到他們一問一答的句型,我們發現這兩位就是剛剛聲音的主人。最後他們逐漸靠近,坐在沙發兩端持續用walkie機對談人生。至此觀眾的經驗從聽覺上的尋覓過渡到視覺的聚焦。「宇文哥」和「年輕人」正好是本次工作坊年齡光譜兩端的成員,他們在表演中揭露真實的自己,讓同為EUREKA一員的我看來特別有意思。

 

第五組《空間規劃中》使用音樂廳三樓的藝術迴廊。場勘時,成員發現單純講話的聲音在迴廊的前中後段聽起來都不一樣,因此決定使用這個有趣的聲學空間,拉一道新的表演向度。呈現時觀眾約十人一組,閉上眼在光線微弱的彎曲長廊裡小步往前走。一位表演者在長廊中段重複製造金屬碰撞聲,另一位表演者在長廊尾端,撥弄簡單的吉他旋律。長廊的盡頭是自然光豐沛的三樓交誼廳,閉著眼的觀眾進入後放鬆躺在地上,感受被衛武營人員形容會引發耳鳴感的「真空」狀態。

 

之後表演者喚醒觀眾,請大家安靜地沿著來時長廊走回出發地;回程中,我們看見下一組觀眾正閉著眼重複自己剛剛的歷程,也看見貼在長廊兩側牆上的大量小紙人——原來一直就不只我們「一個人」。

 

第五組的呈現正好替大約兩個小時的呈現,做了一個完美的收尾,讓人安靜下來,用最純粹的方式重新感知。

 

在工作坊結束之後,我和一些成員聊到這趟經驗不必顧慮KPI,短時間內可與不同創作者大量有機討論,令人非常珍惜。參加過上一屆的成員有人覺得自己這次更清楚時間的運用及選擇,也有首次參加的成員期待日後延伸到場館外例如公車站牌的生活空間。還有成員好奇衛武營作為南部最大的藝術機構,看到了什麼大家沒看到的?

 

衛武營節目部國際組長張欣怡表示,這兩屆EUREKA活動帶給內部很多靈感和新想法,例如可發展針對親子民眾的「小小Eureka」或是給館員的「教育訓練自造所」;畢竟公共空間裡的默會制度和行為,是所有部門人員和民眾一起形塑出來的。衛武營也計畫藉由臺灣舞蹈平台和馬戲平台,讓一些作品在公共空間萌芽生長,持續提供創作者、民眾、場館經營團隊,三者相遇的場域,然後一起期待第三屆的「EUREKA創意實驗自造所」,去挑動尚未被挑逗的,或是抵抗已經固著的,無論是人心還是建築的空間界線。

 

EUREKA!2.0

 

公開呈現名單

嚮導名單

貢幼穎

表演團體「原型樂園」負責人

凌天

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助理教授

李舲

建築師、東海大學建築系、交通大學建築所講師

周伶芝

策展、藝評、構作顧問

陳彥斌

軟硬倍事共同藝術總監

 

公開呈現藝術家名單

第一組

溫思妮

洄遊式創作集

葉百心(貓肆)

獨立創作者

蘇品文

看嘸舞蹈劇場 獨立藝術家 ∕ 藝術總監

林正宗

圓劇團導演

第二組

謝杰樺

安娜琪舞蹈劇場 藝術總監

林喚玲

南熠樂集 團長

駱若瑀

融聲創意 ∕ 創意工程師

王瀅絜

二胡藝術家 ∕ 雲樹雅集創辦人暨團長

楊元慶

臺灣街頭藝術文化發展協會 副理事長

楊世豪

馬戲之門團長

紀柏豪

融聲創意 負責人

第三組

左涵潔

両両製造聚團 藝術總監

林昭安

二律悖反協作體 空間舞台設計

范立穎

表演藝術創作者

徐開炫

獨立街頭藝術家

廖昱傑

助理指揮

第四組

楊悅

二律悖反協作體 ∕ 編舞

邱娉勻

服裝設計師

黎宇文

影像導演

賴唯翔

舞臺及戲服美術設計

第五組

陳信達

紅鼻子馬戲團 團長 ∕ 臺灣街頭藝術文化發展協會 理事長

李勻

「二律悖反協作體」負責人 ∕ 導演

許瀚中

導演

蔡柔吟

自由藝術工作者

陳煜典

進港浪製作駐團導演

 

以下藝術家皆為創意實驗自造所參與者,因參與《抬轎》演出,故無法參與公開呈現之項目。

演出《抬轎》藝術家名單

EUREKA創作群

余彥芳

舞蹈工作者

林凱裕

舞台設計 (深夜放電所)

洪千涵

明日和合製作所核心創作者

張剛華

明日和合製作所 共同創作者

黃鼎云

明日和合製作所 共同創作者

廖海廷

輔仁大學專案助理教授、Ableton Live認證講師、音樂 ∕ 聲音工作者

蔡佳礽

梅林鬍子實驗室 | 副技術總監

關閉視窗

親愛的青年卡會員您好,
恭喜您符合會員續期免費續卡資格!

請於前上傳在學證明文件,申請會員免費續期,逾期未上傳申請等同放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