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內容區塊

衛武營本事

身體即山水:《驚園》墨染世界暨崑曲工作坊觀察筆記 (第二景)

身體即山水:《驚園》墨染世界暨崑曲工作坊觀察筆記 (第二景)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拉風攝影

觀察家|李怡志
在高雄中街仔、旗鼓鹽玩耍、長大和工作,這裡有家族三代人的回憶。但近幾年,面對快速遞嬗的城市景觀,還有倫理上總說不過去的新風景,身體記憶漸漸遺失,像一種水土不服的徵候,便想透過描繪和創作,記錄些什麼對地景變化的鄉愁。

若從《驚園》(Paradise Interrupted)英文劇名檢視,「Paradise」可以被視作一處有圍牆的花園。其中更暗示了兩種文化的樂園,一是中國的桃花源,二是西方的伊甸園,然而,為何要有牆呢?

第二景

9月9日下午課程,舞台上佈置了這兩天學員的作品,鋪成出一幅壯觀的墨色山水,這些盆景待三場工作坊結束後將分送給參與學員。

見山是山
馬文先前在美國展出二十米長的「空中墨花園」,同時受邀在展期間策劃互動性的工作坊,她以蘇州墨染作為體驗,並找來歌者演唱崑曲著名的折子《遊園驚夢》,她認為故事裡,杜麗娘困倦在湖畔的倒影如同夢境的隱喻,符合作品的概念呈現,但問題是傳統唱腔與當代藝術各自堅持,像是雙邊獨立進行的兩個音軌,缺乏創意和整合。「我認為傳統應該與時俱進,作品的當代性也應該試圖創造新的可能。」馬文說。直到她因緣際會找上錢熠才有新的突破。

作曲家黃若以一襲暗紫色的招牌襯衫參與座談,錢熠則是一身戲袍,頂著一頭俐落及耳的黑色短髮,五官是傳統中國美人的典型形象。她說「學了多年崑曲,直到和馬文、黃若兩位老師合作,才終於明白什麼是崑曲,為什麼被稱作是藝術表現的最高形式。」錢熠勇於學習,勇於嘗試,加上她對於昆曲的精準詮釋,受到兩位老師的高度讚賞。

黃若分享對音樂的理解與看法「比起英語語境中的組曲(compose),我更喜歡中文作曲這個詞,因為我們的生命等於創作,創作等於生命。」他說「崑曲就如臺北故宮博物院裡的翠玉白菜,精不在大,巧不在多,不適合再畫蛇添足。而崑曲迷人之處就在於他的精準、簡化。」他補充,《驚園》利用傳統元素開展出新的生命,形成聽覺場域裡的四維向度。

照片:作曲家-黃若
作曲家-黃若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拉風攝影

 

集成山水
《驚園》的唱詞從傳統文本的基礎出發,借用湯顯祖的詞,加上幾段新作的古體詩,呈現一個富有閱歷的女子,從被愛包圍到夢醒幻滅,力圖尋回愛情的故事。因此主角既非杜麗娘,也非聖經裡的夏娃,而是一名僅僅被稱作「那個女子」的第三人稱。「《驚園》非中國經典作品的再製,也非西方故事的挪用,它是以一種女人的原型出現,成就這齣戲。」黃若提到,《驚園》不受框架,藉中國戲曲唱腔和西方歌劇男聲混合而成。所以它不能稱作延續傳統的「新崑曲」,也不是單純西方的表演藝術。「不容易,但這就是藝術家必須勇於承擔並往前的嘗試。」他說。

工作坊安排了節目的精選橋段,開演五分鐘內,劇場燈光微弱到僅能辨識出一個背對舞台的女子,觀眾得以專注地感受聲音在空間中遊走,高亢的人聲和樂器聲交錯,忽強忽弱,如夢似幻。「當代表風、火、地、光等自然元素的男子打開花園,掀開潘朵拉的盒子,女子慾望便受到狼群威脅,接著男子又以白花誘惑,最終女子頓悟,慾望的無盡黑洞,唯有放下,才能獲得道果。」黃若說,彼時花園開始毀滅,融成墨色,化成不滅的花園。通過這個過程,女子從被動到主動,從驚夢、尋夢到圓夢,有著女性主義般的自我覺醒,更是見性成佛的開始,跳出輪迴,終究涅槃。此時,黃若建議錢比劃幾個水袖動作,除了一般才子佳人的崑曲身段,水袖的線條引領著觀眾的視覺線索和呼吸。

然而,這件作品另外讓人驚艷之處,就是舞台上大膽地結合科技,呈現出互動性的影像裝置。這是被稱為老吉(Guillermo Acevedo)的科技媒體藝術家,協助《驚園》技術性的工作,他與馬文曾將北京水立方體育場的外牆打造為社群網站的情緒載體,透過大數據的電腦運算分析,將抽象的社會情緒給視覺化,於建築立面上呈現社群網站使用者的情緒色彩。對他而言,人的意識如何被打開、被再現是重要的課題。因此,透過運算科技,錢熠每次在舞台上的外在身體和內在情緒,都因為不同感受與能量的傳遞,通過科技轉化,集合成布幕上的山水圖景或幾何圖形,構成一道迷幻詩意的劇場張力。

模擬圖:《驚園》舞台上大膽地結合科技,呈現出互動性的影像裝置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拉風攝影

參與指揮的衛武營營運推動小組總監簡文彬老師亦親自上陣,彈奏鋼琴、指揮直笛,搭配黃若口白、錢熠唱腔等流暢專業的演出,結合樹木成林的盆景裝置和背景動畫的呈現,形成有趣的對照,尤其是塗黑的花草植物,通過墨色簡化,將立體舞台濃縮成一幅平面山水的文人禪畫。然而,背幕裡互動性的數位影像,卻又試圖創造西方藝術的透視效果,製造出具有景深空間,為《驚園》帶來更多想像。

為期兩個半天的參與,我試著簡略紀錄現場成員與藝術家的互動,藉由墨染實作體驗及創作分享,創造人與植物,與自我關係的對話和借鏡,同時引導人們通過身體實踐,進入一幅綺麗絢爛的哲學花園。